中新網北京12月4日電(記者 闞楓)在醞釀和試點多年之後,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將要在基層迎來全面推廣,基層公務員的評價體系與薪資調整或將面臨新一輪變革。在專家看來,在晉升渠道架起職務與職級“雙梯”之後,包括如何保障職級晉升科學透明、如何解決基層財政壓力等等,一系列執行階段的改革難題,需要配套制度來破解。
  現狀——
  基層公務員的“待遇”尷尬
  12月2日,中央深改組第七次會議審議了《關於縣以下機關建立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的意見》,官方在新聞通稿中稱:“在職務之外開闢職級晉升通道,在全國縣以下機關實施這項改革,有利於調動廣大基層公務員的積極性。”
  “基層公務員不升職也可漲工資”,“不當官也能享官員待遇”,“基層公務員將不再擔心晉升‘天花板’”……這項改革的“利好”影響迅速被各大媒體聚焦。輿論對於這條消息的敏感,反映出社會對於基層公務員薪酬話題的高度關註。
  張醒是安徽某縣級機關的一名公務員,獲悉這個“利好”消息後,他的第一反應是:工資真的能漲?
  工作四年,科員張醒的工資剛剛超過2000元。“親友都覺得我在政府機關上班,是個‘官’,但是,同樣工作四年,在縣城企業打工的同學至少也能領到3000多元,我的工作,中聽不中用。”張醒說,因為工資低,四年前跟自己一起入職的同事已經有人辭職,逃離體制內。
  在中國的公務員體系里,公務員實行國家統一的職務與級別相結合的工資制度。據媒體統計,當前各地公務員工資的四個組成部分中,職務工資約占20%,級別工資約占25%,地區附加津貼約占45%,各種補貼約占10%。
  職務工資比例雖不高,但由於地區附加津貼多是按照職務發放,職務工資整體所占比例接近七成,職務對公務員的工資水平有著決定性作用。
  因此,長期以來,職務晉升被視為公務員隊伍中的最大激勵,職務提高不僅是手握權力的增加,也意味著薪資待遇的提高。
  不過,對於張醒這樣的基層公務員來說,晉升職務又談何容易。
  “比如縣以下,正處級只有縣委書記、縣長、縣人大常委會主任、縣政協主席等少數幾個職務。多數公務員基本都是在科員、辦事員這兩個級別之間走完了個人仕途。”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對中新網記者說,對於絕大部分基層公務員來說,晉升機會的狹窄,就意味著提高待遇的機會渺茫。
  變革——
  給基層公務員晉升架起“雙梯”
  張醒剛剛入職的時候,也聽到過周邊老員工的一些“熱心”提醒與勸告:“乾的好,不如關係好;工資少,不如再報考。”
  “就是說,要想待遇好,就得儘快找關係,趁著年輕儘快升職,如果嫌工資少,又沒關係,乾脆就早點準備,再報考高級別的單位,逃離基層。”張醒說,每年的“公務員熱”,準確的說,應該是“大衙門”的報考熱,這些級別較高的部門,崗位待遇高,上升渠道好,年輕人中,不少是選擇先在基層乾兩年,再尋求“向上”報考的機會。
  “700餘萬公務員中,500多萬人都在縣級以下工作。基層公務員承擔了大量工作,但晉升通道卻十分狹窄。”汪玉凱說,在目前公務員隊伍的“金字塔”結構中,絕大部分公務員屬於科員及科員以下職務,但是,職務與待遇掛鉤,以職定級、以職定薪,這導致基層留人難,基層公務員工作不踏實,積極性受挫。
  正因如此,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的《決定》中,明確提出“建立公務員的職務與職級並行、職級與待遇掛鉤制度”,這次中央深改組審議的《意見》,亦可視為對三中全會部署的落實。
  “職務與職級並行”,在輿論中也被稱為公務員晉升的“雙梯制”,也就是說,即使沒有職務升遷,也可以通過職級晉升獲得待遇的提高。
 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向中新網記者表示,公務員的職務與職級劃分,國家早就有相應的規定,如今強調“並行”,主要是體現在薪酬待遇的配備上,因為目前的薪酬待遇主要與職務捆綁。
  “比如同時入職的甲和乙,工作10年後,能力相當的兩人中,甲當了科長,薪酬待遇提升,乙沒有升職,薪酬維持原狀,這讓乙感到不公平。未來,將薪酬與職級掛鉤,即使乙沒有升官,但是並不影響他提高職級、增加薪資。”竹立家說。
  汪玉凱也表示,這就相當於給公務員增加了一條晉升通道,就是在職務與待遇掛鉤的基礎上,職級也跟待遇掛鉤,公務員只要工作能力、工作表現合乎要求,就能不斷提高職級。
  執行——
  基層“職級晉升”需科學透明
  在輿論分析中,構建公務員“職務晉升”與“職級晉升”的“雙梯制”,公務員的晉升變一元為多元,能讓更多人從職級晉升中獲得相應的認同,讓年輕公務員看得見未來,促使他們放棄“逃離基層”的念頭。
  此外,正如張醒抱怨的那句“乾的好,不如關係好”,在專家看來,“雙梯制”還將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為了職務晉升“千軍萬馬擠獨木橋”的“官場現形記”,讓幹部安心工作,促進行政效能提高。
  “因為職務的重要性,為了一官半職,一些幹部平時熱心鑽營,一些地方跑官要官之風嚴重,‘官本位’思想濃重,這些惡劣的官場生態,其實就是源於制度上的缺陷。”竹立家說。
  談及改革的影響,汪玉凱也表示,目前這項改革的具體措施尚未面世,但是,從執行層面來看,必須建立科學透明的職級晉升方案,要綜合公務員的工作能力、群眾評價等多方因素,防止制度設計上的“一刀切”與“齊步走”。
  此外,根據公務員法,中國的公務員職務分領導職務和非領導職務,領導職務,從國家級正職到鄉科級副職,共分10個層級,非領導職務則從巡視員到辦事員,分8個層級。
  “如今在縣級以下推進職務與職級並行,基層公務員的晉升路徑和薪資調整就可能出現領導職務、非領導職務和職級三條線,這更顯紛亂複雜,執行中是不是需要進一步優化改革,這也是未來需要思考的問題。”汪玉凱說。
  雖然,“職務與職級並行”的積極效果顯著,但是從醞釀到破題,從個別試點到全面推開,這一改革也經歷了較長時間的徘徊。
  有媒體報道,早在2004年公務員法向國務院提交初審時,就涵蓋職務與職級制度的規定。在受訪專家看來,徘徊10年才破題,亦折射出這項改革推行的謹慎與不易。
  竹立家認為,改革之所以徘徊多年,最大的問題來自於財政支出的調整。公務員的工資和當地的經濟發展水平相聯繫,同一級別不同地區的官員薪酬差距就會很大。職務與職級並行、職級與薪酬掛鉤之後,對於偏遠、貧困地區來說,將面臨增加財政支出壓力的問題,這也是這一制度推進中需要解決的問題。(完)  (原標題:基層公務員晉升建“雙梯制” 諸多改革難題待破解)
創作者介紹

房屋貸款

jk34jkwi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