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道的平凡天道的平凡 真理天道,全是由平凡倫常之道修起。那些好高騖遠,標新立異,稱不了謂之道。做人能夠內本五常,外行五倫,則人道盡而天道近,自然可以超生了死,出苦得樂,達到光明永遠自在。俗語常說:「萬丈高樓從地造,一切高處從下起」,這樣著實去做,絕不投機取巧,能夠接受長時間的考驗,就能夠得到圓滿成功。古聖所謂:「不得乎下則失乎上。」許多人沒有想到平凡的一滴水,匯集起來,可以成為大海,沒有想到平凡的一粒土,堆積起來,可以成為一座高山;沒有想到平凡的一線陽光,普照起來,可以化育萬物,沒有想到平凡的乞丐武馴,立志興學,居然創辦成就,成為千古奇人。可知一切平凡的事物,長久累積起來,都能成為偉大的果實。  但是人們習慣於事物,表現偉大成果時,才感覺到驚奇,而在平凡時際,都充滿了輕蔑的眼光,說起來,這是人們最普遍的錯誤。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平凡,沒有想到自己,可是從平凡中,逐漸變為偉大。雖然古人早已有言,人皆可以為堯舜的啟示,但在一般人的心目中,這只是欺騙傻子的一句謊言,不是聰明人願意幹的。因而這就安於平凡,始終不向偉大進行。洗碗機有些人認為偉大成就的獲得,必須憑藉天賜的秉賦,高深的教養,特殊的背景,以及充裕的物力等等條件。自己既然沒有這些條件,也就懶得向偉大邁進,這更是錯誤的想法。其實成就偉大的條件,是個人本身都具備的條件,是自己的毅力和恆心。像太陽一樣,不斷的運行,畢竟可以化育萬物,像沙土一樣,不斷的凝聚,畢竟可以堆成高山,像溪水一樣,不斷的流動,畢竟可以抵達大海,人只要憑著一股傻勁,選定一個理想目標,不斷的追求,同樣可以獲致偉大的成就。何況得道修行的人,都有正確的目標,祇要肯努力不懈,絕對可以圓滿成功。按凡情來說,有些人羨慕高官爵祿,威權炫勢,惑於壯麗豪華排場,受了金銀財寶的引誘,溺於氣焰萬丈的強勢。要想這方面去追求偉大,便不覺醉心於英雄主義,顛倒於豪門聲勢,只想跳過平凡的橋樑,不擇手段,用巧取豪奪的手腕,把自己造成獨裁者,或佔有者,這便是走入偉大的霸道。因為用巧取豪奪,果能成就偉大,必然會招致更多巧取豪奪者,追隨在他的背後,想奪取偉大的寶座,何況還有千千萬萬壓在寶座下面的群眾,在待機發動,足以推翻這一類的偉大。所以像這種偉大的跡像,只不建築設計過是海市蜃樓,蠻荒中的雪塔,經不起陽光的照射,便會瓦解冰消,在無數追求申,絕難保證有一個順利成助,更難保證成功後,再招致失敗的後果。我們應當認定,每個平凡的人,都蘊藏著偉大的素質:良知,只須自己發掘,都可以表現出來。我們更當認定,任何偉大的事物,都是從平凡的耐心中產生,它所需要的是道德智慧和血汗,而不是權利和財富。所以真正永久的偉大,是從平凡中獲得,我們如果輕蔑平凡,走向捷徑,旁門小道,希望在聖凡兩方面中,無論那方,想去追求偉大成功,只是欺騙自己而已。  再談談道理,莊子曰:「道行之而成」,路是要人走了才有路,沒有走路不成為路,因此道路是可以選擇的。如我愛這邊走,你愛向那邊走,蟻吱公說;「由是而之焉之謂道」。若有某條路容易走得通,於是人人走向那一條,積而久之,便成為大道了。因此大道是人人所趨的,又可說是當然的。譬如說吃飯後需要休息,不休息會患病,因此飯後休息是當然的;因為大家認為如此,則成為常然。至於理,則是一個所以然,人為何會生病,因為飯後不休息,必然會生病,此為所以然與必然,我們則說是理。所以「道」是教人怎樣,「咖啡機理」是告訴人必須這樣。為何要這樣呢?因為是常常這樣的,所以說常然是謂「道」,又說當然謂之道,而「理」則是必然這樣的。此如二加二等於四,此之謂數理,但只能說是數之理,如此談不能說它是數之道。如基督徒宣揚耶穌教言,他們稱之為傳道,但不能說是傳理。可見常俗用語,道理兩字,也分別的很清楚,脫離不了人的行為之路。沒有路可以開闢一條道路,路太小可以放寬,成為大道,言道的主動在人,但理則不然,而人只能發現理,不能創造理。從前人們不懂得飛機之理,現在給人發現了,但是人只能發明此飛機之理,並不能說人創造了飛機之理,因飛機之理,乃是飛機之所以然。在沒有飛機之前,先有飛機之理存在的,人們只能依據早已存在的飛機之理,來造出飛機。故此世上一切創造,不能於無理處創造,皆得依據於理。因此「道」等待人來創闢完成,其主動也是在於人,而理則先物事而存在,不待於人之創,其主動不在於人,因此理先在一成不變,道之創生變動不拘,這是道與理之間的不同點。再言之「理是規定一切的,道是完成一切的。」。求完成的道,不限於方法,一條路線,可多端變化,而理則規定一切的、是冷凍冷藏冰箱惟一的,絕對不變的。惟是理是事物的所以然,所以理該先事物而存在。猶如蘋果落地,此是一物理,我們又稱謂萬有引力之理。那理該早已存在,因此理亦可說是本然的,而道則待人行之而始然,並不是本然。故二加二等於四是數理。若我先有二個,想湊成四個,那我再加上兩個來湊成四個的行為與活動,則可說這就是行的道。所以道須待行為始完成的,因此行道必須進某種事業與行為,至於理早已存在,不須行為活動,故此道須當創造。所以常說:「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」 若沒有人的行為與活動,那就沒有道。淺言之,道是由人開闢修造的,人能開闢一條便利的道,故說是人能弘道。這條便利的道上,若人不在此道上行走,乃等於沒有這條行道,而這條行道,他終於荒廢了。所以說非道弘人,惟有如此,既說行道、弘道、明道、善道。總之,道是脫離不了人事,完全由日常生活中作起,我們既入道門,應該一切盡其在我,行到道明德立,功成,自可返回理域,永久自在。(葉韋麟點傳師慈悲)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鼎曜餐飲設備
創作者介紹

房屋貸款

jk34jkwi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